叫小姐

来源:中新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叫小姐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5月11日讯】《 有冇搞错 》。5月11日。
以 比特币 为代表的加密货币,以其安全、隐秘和分散的特点,在近年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比特币等主要加密货币的价值,都在大幅波动中呈上涨趋势。特别是近几个月,在比特币的带动下,多种加密货币价值飙升,目前总市值已经从原来的几千亿美元,大涨到2.5兆美元。
数据显示, 比特币 单价曾一度突破6万美元;尽管近日价值有所下跌,但截至5月9日,比特币单价仍高达5.86万美元,市值高达1.1兆美元。随着比特币和其它 虚拟货币 价格上升,全世界投入所谓虚拟货币挖矿行业的资源也大幅度增加。
《中国青年报》2018年曾经报导说,2013年到2018年的5年间,挖掘比特币的全网总算力增长了24万倍,已超全球前100名超级计算机总和的10万倍。
另一方面,加密货币的影响越来越让世界各国及跨国财团和机构不敢小视,很多富豪和金融机构从早期的否定,变成了谨慎观察,各国政府也开始对这个问题日益重视。其中,中国政府的态度是最激进的,中共不承认市场上的 虚拟货币 ,采取措施禁止交易,并推出了由官方自己控制的数字人民币。而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因为有安全、隐秘的优点,反而成了中共的心头大患。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于佳宁认为,中共当局对加密货币肯定会有更严格的监管,“这是必然的”。
尽管中共当局禁止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交易,但对加密货币的挖矿,却并不禁止。
在比特币的全球挖矿行业中,中国矿工占大多数。
根据多位中国学者今年4月6日在《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的论文,中国矿工的算力,到去年底已经占比特币网路算力的75%以上。
德国之声引述的一项调研数据显示,按照在挖矿过程中所消耗的电力计算,在比特币挖矿所花费的总能耗中,中国占了七成。
根据2月份在一家中国媒体上发表的研究报告,“全网至少六成算力在中国”。
所谓“挖矿”,以比特币为例,是指通过计算机投入算力进行运算,在得到证明机制的确认后,就会得到比特币作为奖励和交易手续费。根据上面这份研究报告,今年2月21日的比特币挖矿行业日收入,可高达3.8亿元人民币(合5880万美元)。
在挖矿过程中,计算机的运行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电能,运营商还需要不断更新和开发用于挖矿的超级计算机以增加算力,目前市场上不断推出多种专用集成电路(ASIC)矿机。而挖矿的效益计算公式是:效益=所得加密货币的价值-(所用电力+矿机成本)。
虚拟货币的中国矿工,主要集中在西部。小矿工大多在西部的山区,这个听起来挺奇怪的,但仔细一想非常符合逻辑。因为这些地区有很多中小型水电站,因为配电设备不配套,水电很多都浪费了,尤其是夏季山洪暴发,水电站恨不得免费送电给人。电费便宜,因为是山区里面,气温还低,因此大批中小矿工入驻。甚至有水电厂的老板,干脆自己当起了矿工。一边拿着政府绿能补贴,一边用便宜的电挖矿。
而大的矿场,投资巨大,通常集中在内蒙古和新疆,贪这些地方电力便宜、气候够冷。
中国挖矿不但占比大,矿机制造也发展迅速。
“嘉楠科技”和“亿邦国际”两个比特币矿机巨头,在2019年和2020年,先后在美国股市上市。
据陆媒报导,中国的比特币挖矿专用集成电路和设备供应商“比特大陆”(Bitmain),也已经向台湾的晶片制造巨头台积电(TSMC),下了目前最高端的5纳米晶片订单,预计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开始生产。
也就是说,全世界挖矿人最多在中国,用掉电力最多的在中国,挖矿机使用最多在中国,最先进的挖矿机由中国制造,控制比特币数量最多的也在中国,但比特币在中国却是不合法的东西。
在3月份举行的中共全国人大会上,中共明确提出要“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积极参与资料安全、数位货币、数字税等国际规则和数字技术标准制定”。
中共希望,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数字经济能为中国GDP做贡献,使中共变成“全球领导者”。这是中共并不禁止挖矿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区块链技术起源于比特币,是通过加密和分散来管理和保护数据的技术。目前区块链技术主要应用在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上。
中共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想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技术中掌控话语权,但区块链技术原本的去中心化概念,正好与中共的极权专制特性相悖,尤其是特别适合用于秘密转移资金和 洗钱 等。所以中共正开始着手全力打压其它数字货币。
中共当局最近动作不断,除了严格审查几大商业银行及阿里和腾讯等科技巨头旗下的网络金融平台外,对加密货币的监管也更加严格,主要是严防国内资金通过加密货币 洗钱 或把巨额资金转往海外。
4月22日,中信银行在发布了一则公告,表示为防范洗钱风险,凡是用于比特币和莱特币等交易的该行账户,都将被注销。
此前,中共央行以反洗钱不力的名义,给中信银行开出了今年首张高达2890万元人民币(约合449万美元)的罚单,一并受罚的,还有14名相关负责人,其主要针对的,就是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洗钱。
截至4月12日,中共央行今年共对金融机构和负责人罚款1.78亿元(约合2767万美元),绝大部分与通过加密货币洗钱和跨境转款有关;而去年全年中国累计反洗钱罚款高达6.28亿元(约合9763万美元)。
中共央行副行长李波在4月18日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明确表示,该行正在研究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进行监管的规则。
他首先界定了加密货币不是法定货币,而是一种加密资产,并强调说,“要确保加密资产不会引发严重的金融风险。”
其实早在2013年12月,中共央行等五部委就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比特币相关的业务。2014年4月,包括中国5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在内的13家银行,也都宣布禁止其账户用于比特币和莱特币等的交易。只不过那时加密货币还处于早期阶段,不像现在具有高流通性和上万亿美元的市值空间。
中国媒体此前多次报导,加密货币被个人和企业用于向海外转移巨额资产和洗钱的工具,而且这种方式很难追踪,也很难监管。在今年5月1日开始执行的《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中,加密货币被列为须要防范和处置的非法集资方式之一。
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具有的高流通性,甚至连股市都无法匹敌。
根据复星集团创始人之一的梁信军给出的数据,2020年4月时,比特币的市值只有1,589亿美元,为港交所市值45,179亿美元的3.5%,但比特币的年度交易量,却相当于港交所交易额的3倍。
加密货币这种高流通性,为巨量资金跨国转移提供了非常方便的条件。截至5月8日的最新数据显示,比特币24小时流通量高达667亿美元,单价为58,580美元,市值高达1.1兆美元。而全球加密货币总市值达到2.44兆美元。
根据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的2020年年度虚拟货币反洗钱报告,去年中国未受监管的跨境流动虚拟货币(加密货币)价值达175亿美元,比2019年的114亿美元上升51%,且仍在快速增长。由于加密货币的隐秘性和难追踪特性,单从资金的流出侧数据,可能很难判断这些数据是否全面。
但从全球数位基金管理规模的变化,可较全面地看出传统资金流入加密资产市场的速度和发展规模和趋势。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于佳宁认为,虚拟货币具备匿名性、复杂性和跨国性的特征,所以中国大陆无论洗钱和地下钱庄等黑色产业,还是“跑分平台”等灰色产业,都开始进入加密货币领域。
陆媒的报导证实,中国境内资产通过虚拟货币转向境外、以及非法资金通过虚拟货币洗钱,不但没有因当局的严控而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据PeckShield对资金流动量的计算,在2020年1月至10月官方开展严管之前,每个月从中国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流到国外的比特币数量,在8.94万枚至16.69万枚之间。但到严管行动开始之后的去年11月和12月,比特币流到境外的数量分别增加到23.17万枚和25.41万枚,较此前的最高点还增长了近40%。
如果按照比特币单价5万美元计算,去年11月和12月,从中国境内单以比特币的方式流到海外的资金,就分别为105.8亿美元和127亿美元,涉及金额巨大,而且仍还呈继续上升趋势。
在洗钱的流程中,还出现了“跑分平台”,即利用用户的微信和支付宝的收款码或银行卡替别人收款,从中赚取佣金。因是以虚拟货币为结算方式,可以很隐秘地进行跨境洗钱。
2019年9月中国杭州查处的一个“跑分平台”,发现仅之前的3个月间,其流转资金流水量高达500多亿元(约合77.7亿美元),平均每月可提供“洗白”资金近100亿元(约合15.6亿美元)。
现在世界上打压虚拟货币的国家不少,比如美国、英国、瑞士、印度等等,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认为,这些国家都是怕虚拟货币挑战自己法定的主权信用货币地位。但只有中共,是怕国内的钱跑出去。因为现在中国大陆,越是有钱的人,越是不安全,越需要把资产安全隐秘地挪到境外,虚拟货币基本上是最佳方式。
我觉得这个分析很有道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是去中心化的货币,有点类似黄金,现代主权货币是信用货币,政府可以造出来的,这是数字货币的关键所在。中共搞的数字人民币,用了区块链,但保留中央控制和信用货币的所有缺点,大部分西方金融专家都并不看好。

详情

叫小姐 Copyright © 2020

江西萍乡幸福小区鸡店 快餐300元是什么 开封宋城路有服务的吗 济南经二路特色服务 开封鸡
开封劳动路多少钱一次 开一次钟点房能做几次 焦作海洋之星海洋双飞 加我QQ给看 快餐什么意思